Tuesday, 6 November 2012

雜草叢生 @ 純焼鳥

29-10-2012


能在工作天的晚上跟大蝗蟲在九龍區晚膳,實在是千年難得一遇的奇觀,當然不可草草了事吧。再次想吃炉端焼き,也就「順理成章」的山林道裡鑽,目標嘛,當然是這家焼鳥処 — 說了 3、4 年還沒來吃,今天不吃待何時啦?


是曰不想喝啤酒,開了一瓶 300mL 的玉乃光,不懂清酒的我,對它只留下「笠口」及「甜中帶酸澀」的一般印象及「不喜歡」的結論。


Amuse bouche 則是味道非常鹹的漬大豆芽菜,又是不喜歡。

指定動作 #1 ふぐ味醂干是一貫可以預計的味道,也烤得乾身透徹,咬下卻頗韌口,不大喜歡。

指定動作 #2 牛ターン塩焼き,薄切的牛舌燒至香噴噴,雖然 season 得偏鹹了一點,吃起來卻既爽口又惹味,好吃。


既然咁好吃,也就追加了一客,seasoning 上是「收斂」了,吃起來卻偏韌。唉!為何總不能得到 the best of both worlds?

作為焼「鳥」処,當然不可不吃とり(下圖前方)吧?塩焼き的雞肉不像是雞腿肉,吃起來倒是既軟熟又頗有肉汁,可以的;至於指定動作 #3 鶏のつくね焼き,軟骨成份頗高,吃起來帶脆口,免治雞肉則甚鬆軟,也不賴。


指定動作 #4  焼きトウモロコシ,水份是異常的多,味道卻甜得有點假,感覺像浸過糖水似的?吃得搔爆了頭。

這裡的おにぎり焼き曾被某食友形容為「求婚飯糰」,如此有「氣勢」,是日固然沒有錯過。選了無餡的一款,外層是燒至脆啪啪的,內裡則很鬆、很乾身,又真的不錯,但絕對不是驚天地泣鬼神的水準;以它「求婚」的話,恐怕…

好奇之下也點了一客紫蘇雞肉,也就是以紫蘇葉包裹著,再塗上酸梅醬(?)的とり。梅醬果真非常的酸,紫蘇葉的味道也非常濃烈,兩者的「霸氣」大得我完全忘掉了とり的存在。嗯,看來紫蘇葉及的味道同為 acquired taste 啦?恕我不懂欣賞了。

指定動作 #5 是塩焼き的手羽先,可惜皮不夠乾脆,肉也不算嫩滑,水準很一般。

還有燒牛肉串是カルビ吧?吃起來頗軟熟,肉味卻甚淡,相信多下一點タレ「遮遮掩掩」還更好吃。

埋單每人約 HKD280,瑕疵處處也
印象平平(和居和居比較的話,是沒得比),試過便算。
味道:3/5
環境:3/5
服務:3/5

居酒屋  純焼鳥 (Jun Yakitori)

尖沙咀山林道 33A 號地舖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