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nday, 28 October 2012

驚世大倒退 @ 京笹居酒屋

20-10-2012

6、7 年來到處吃,喜遇不少寶藏,也難免踩過不少地雷,真正「痛心疾首」的,卻是一些由寶藏變地雷、天堂變地獄、燒鵝變蔗渣(下刪數百字的店子。最 extreme 的例子,要數 Pastis鮨福助天よし了;而最近期遇到的,則絕非這裡莫屬。


店方供應煮ばい貝作 amuse bouche ,質地偏硬身及 chewy,吃起來卻頗清甜,味道不錯;吃至尾後,還驚覺這味煮ばい貝,竟就是整晚最好吃的一味


賣相有點碎濕濕的ふぐ味醂干是預期內大濃大甜重口味,吃起來很黏很濕,不是我杯茶。


薄切的牛タン塩焼き調味尚可,吃起來油油的不香、不爽口,更甚的是熱度不夠,而且很快便上檯,是煎的吧?


總認為銀だら西京焼き是「死不了」的菜色,這裡的卻是既不香甜,也不嫩滑,油膩程度卻又拍得上牛タン塩焼き。喂,這不是沒心機之作是甚麼


手羽先明太子,相信又是煎的(還要是「係咁易」嗰隻),熱度不夠,外層軟撻撻、油溼溼,也吃不到明太子的鹹鮮辛辣,差勁。


還有一味自家製八爪魚餅甚麼的,觀其甩皮甩骨的賣相,已不予甚麼期望。吃起來又是甚油膩,味道非常的甜,たこ成份不高,還好質地是鬆軟的,也下了一點點 chives「清香」一下。


吃了多款「擺明無心製作」的食物,想不到最最最難吃的,竟是壓軸出場的チーズ入り揚げ餃子。內餡是半溶 Kraft 味芝士,外皮則是普通的餃子皮,吃起來卻集韌口、油膩及油溢味於一身!一客只有 3 件,我們兩條友卻連一人一件也吃不下,「慘烈度」也不言而喻吧。

埋單每人約 HKD220,不算貴,以「不復當年勇」的店子而言,卻絕對物非所值。嗯,不會再來。

味道:2/5
環境:3/5
服務:3/5

京笹居酒屋 (Kyozasa Restaurant)

尖沙咀海防道 32-34 號寶豐大廈 1 樓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